網站首頁 | 線上影片 | 影片下載 | 唯美貼圖 | 情色文學 | 打飛機專用聊天室 | 打飛機專用情趣玩具 | 站內搜索

TOP

痛奸野葫芦
[ 录入者:admin | 时间:2009-02-22 21:00:17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37597次 ]
这是一片远离屯落的荒岗,方圆有三里多地,西面一条江汊子隔断了它和村子的联系,其余三面全是沼泽。平时有一条小浮桥搭在江汊子上,到了雨季,四周便一片汪洋,碰上大汛期,浮桥就会被水淹没或者冲断,这里就真正与世隔绝了。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,连续十几天的大雨,使这里成了孤岛,我和我负责放养的一百多头猪被世界抛弃在了这个孤岛上。
这里是大跃进年代建的一个所谓万头养猪场,实际上一千头也没养起来,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只剩下百十多头了。我就是这个时候倒的霉,从城里被下放到这个养猪场,与这百十多个牲畜为伍作伴。好在这里还建了个小酒厂,烧出的酒外销,酒糟作成饲料喂猪。平时有十几个酒厂工人在这儿烧酒,我和他们相处得很好,他们的酒我可以随便喝,我也时常向生产队撒谎说有头猪病了,应该杀掉。就杀一头猪,把肉煮熟腌起来,我自己吃,也给那些工人一块两块下下酒。今年是大汛之年,大雨下了一个星期,西江水便涨上来,淹没了浮桥,酒厂停工了,荒岗上就只有我和这些猪们了。
这天夜里天晴上来,洪水却势头不减,呜呜噜噜地从岗子周围流过去。我听着屋外的洪水咆哮声,怎么弛睡不着,担心被雨水泡过的猪舍会不会倒塌,猪会不会被洪水冲走。我拿起一只手电筒走出屋外,外面却是一片皎洁的月光。我沿着一排排猪舍走过去,走到最后一间猪舍,下边是一片漫坡,坡下就是江边了。猪舍没有问题,我放了心,就想到江边看看水势,顺便还可以洗洗一身臭汗。我来到江边,一眼发现一个白赤赤的东西挂在江边的一丛柳树毛子上,被水冲得一动一动的。我打开手电一照,大吃一惊:天哪,那是一个人!我急忙上前把那人拖了上来。拖到漫坡上,想给他作作人工呼吸,但他已经停止了呼吸。那人身上的衣服全被洪水形成的激流打烂了,露出了白白胖胖的肉体,我下意识地摸了一把,摸到胸前两堆肥软的大肉,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个女人。我乍着胆子用手电照了一下,我又大吃了一惊:天哪,是她――野葫芦!一股仇恨的怒火一下子顶上了我的心口,我拖起她便往水边走,不管她是死是活,我要重新把她扔进水里去,让这个凶狠残忍的淫妇到东海喂王八去。但是到了水边我又把她放下了,她把我害得这样惨,我不能就这么\轻轻放过她……
我所以被下放到这个偏僻的乡村,到这个人迹罕至的荒岗上与猪为伍,全是野葫芦一手造成的――
一年前,我曾和野葫芦是一个单位的同事,都是行政科的副科长。科长因为说了句不利于文化大革命的话被打成了反革命,撤职查办了,本来我很有希望接任科长,可是一夜之间我却成了“强奸犯”,被我“强奸”的就是野葫芦。
说心里话,我真想强奸野葫芦。野葫芦是个混血儿,她母亲五十年代初在苏联专家办事处工作,被一个大鼻子给睡了,后来就生下了野葫芦。所以叫她野葫芦,因为她长了一对俄罗斯女人式的肥硕的大奶子,就像一对大葫芦藏在胸前的衣襟里,十几岁时,那奶子就大得像哺乳期的女人,二十几岁就更大得让人心惊肉跳。为此,她得了个“全城第一乳”的称号。野葫芦人也长得肥白水嫩,金发碧眼,不但我,所有的男人都想把她按在床上,扒光她衣服,狂啃她的大奶子,狠操她的肥逼。据说因为她的大奶子,她也真的被人强奸过几回。她第一次被强奸是她十几岁的时候,强奸她的是她的养父,所以叫养父,因为她生下来的时候,她父亲一看这孩子不是自己的种,是个洋人的种,心里就老是不痛快。到她长到十几岁,已经丰满得像少妇了,养父在一天夜里,趁着她母亲不在家,就钻进了她的房间,第一个咬住了她肥大的奶子,第一个把鸡巴插进了她肥嫩的小逼,第一个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。一个单位工作以后,我也打过她的主意,但却有贼心没贼胆。我家和她家前后楼,夏天她只穿着小背心在阳台里活动,我就隔着窗户,用望远镜看她,一看到她那两座小山一样摇摇颤颤的大奶子,我的老二就噌地一下硬起来,我一手架着望远镜看她的大奶子,一只手握住老二进行手淫。有一次她居然在阳台里撩起背心奶孩子,雪白肥嫩的乳房比孩子的脑袋还要大,看着孩子小嘴含着她的乳头一鼓一鼓地吸吮着奶水,我就想像我的嘴一旦咬住那只奶头将是什么感觉,那香甜的乳汁喷进我的喉咙将是什么\滋味,我咬牙切齿地看着想着,那孩子一只奶子没吃完就吃饱了,而野葫芦另一只奶子被奶水胀得鼓鼓的,她表情很痛苦地用手揉着,后来拿过一只碗来,抓住奶头往碗里挤,白稠的奶汁从奶头里喷出来,像奶牛一样,像喷泉一样,还不是一股,而是好几股。天哪,这不是浪费吗?这要是让我吃了多好,让我喝了多好,让我一口咬住那肥大的奶子,一口气把它吸干多好,这样想着,没等用手去摸老二,里边的精液自己就狂喷了出来。我还时常在梦里跟她作爱,有时作得挺痛快,但更多的时候是我刚摸到她的奶子,或者刚把阴茎放到她的阴唇边上,没等进去便射精了,醒来时真是又悔又恨。但这只是幻想,只是做梦,我毕竟也算正人君子,我怎么会不顾名誉真的去强奸她呢?\r
也许野葫芦看出了我对她的非份之想,或者她自信我会上她的圈套,就在上级考察我有没有资格接任科长职务时,一天晚上,野葫芦在我家楼下喊我,说她家的电器总闸开关出毛病了,求我过去给看看。我就去了。她的屋子里一团漆黑,我看不清总闸上的电路情况,让她拿手电来照着。她却突然一把把我抱住了,两只肥软的大奶子在我胸前用力地揉搓着,两片柔软的嘴唇也贴到我的嘴上,一条湿漉漉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。我立刻懵了,气儿都喘不上来了。但我随后就来了劲头,我将她推开一点,撩开她的衣襟,一低头就咬住了一只我梦寐以求的大奶头,用力一吸,甜丝丝咸滋滋热呼呼的奶汁就咝咝有声地喷进了我的喉咙。我大口大口地吞咽着,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。野葫芦则亲吻着我的头发,还用一只手托起乳房往我的嘴里塞。我的老二硬得不行了,我迫不及待地抱住她往屋子里去,进了房间一下子把她按倒在床上,自己先褪下了裤子,然后手忙脚乱地扒她的衣服。就在我趴到她的肚子上,重新咬住一只大奶头,准备把硬棒棒的老二插进她的大肥逼里去的时候,门突然一下子开了,灯也亮了,两个街道民兵出现在我的面前,厉声喝道:“好啊,你们干的好事!……”我慌忙爬起来提上裤子。野葫芦却嗷地一声大哭起来。两个民兵问我:“你怎么回事?”我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子午卯酉。民兵又问野葫芦。野葫芦哭着说:“我求他帮我看看电闸开关,没想到他……他就把我给……”话没说完又大哭起来。我懵了,想辨解一下,两个民兵说:“你先别白话,跟我们走,到派出所说去!”两个人上来把我的胳膊往后一拧,推着我便往外走。往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,我满身是理说不清,就被判了个强奸的罪名。本来要把送进监狱的,多亏单位的几个老同志从中说合,有关方面也觉得事出有因,况且野葫芦早已是出了名的破鞋养汉老婆,对我就从轻发落了,以五七大军的身份把我下放到了眼下这个荒岛之上,当了一名猪倌儿。\r
我刚被下放,前脚离开城市,野葫芦后脚就接任了科长职务。而我后来遭的罪使我更加痛恨野葫芦了。想想看,一个人远在他乡,举目无亲,况且我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壮小伙,正在热血沸腾的年龄,性的饥渴让我如疯如魔。但是野葫芦的戗害,使我的青春完蛋了,爱情也没有任何指望了,我只能破罐子破摔了。不久,我真的干了回强奸的事。
那是夏天的一个中午,我骑着一台破旧的自行车到公社去联系猪饲料,回来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,走着走着,发现前边有个女人,抱着孩子,挎着包袱,女人个头很矮,还是个瘸子,一瘸一拐的走得很艰难。我骑到她身边,回头看了她一眼,女人大约三十来岁,长得又黑又丑。我当时没什么想法,就是可怜她。我跳下车子问她去哪儿。她说回娘家。我说天这么\热,看你走路太辛苦了,我用车带你一段吧。她说那可太谢谢你了大哥。我就让她坐上我的车后座。天热得不行,我也累得不行,路过一片树林地,我说下来歇歇吧。就停下来,在一棵树荫下坐下了。这时我才发现女人长了一对奇特的大奶子,女人很瘦,但因为是哺乳期,奶子特大,像两根粗大的角瓜,从肩膀开始鼓起,下垂到了腹部,不好看,但肯定好吃。恰好孩子饿了,哭起来,她侧过身子撩起衣襟给孩子喂奶。听着孩子吸吮奶水的声音,我淫欲顿起,裤裆里的鸡巴一下子挺了起来。我使劲咽了口唾沫,哑着嗓子说:“大姐,这块太阳晒得慌,咱再往里走走,里面树荫凉快。”她听话地站起来,一边奶着孩子,一边跟着我走进树林深处。在一片背阴处坐下来。估计这里不会有人看见。我说:“大姐,我太渴了。”她说:“那咋办,这儿也没有水。”我说:“有,你那儿有,让我喝一口呗。”她说:“我哪儿有水?”我凑到她身边,一把抱住她,同时掀开她的衣襟,说:“这不是吗,快让我吃一口。”说着一口咬住她的一只奶子,用力吸吮起来。她哎哟一声,想躲开,被我死死抱住,我说:“别动,再动我急眼了!”女人不敢动了,我抓住她的奶子,一面揉搓,一面狠狠吸吮,天哪,这两根大棒子形的奶子奶水太足了,简直就像喷泉一样喷进我的喉咙。我记得野葫芦的奶水是又白又稠,还有甜香味,这个瘸女人的奶水却是灰色的,而且很稀薄,还咸渍渍的。但这毕竟是女人的奶呀,男人吃女人的奶本来就不是为了好吃和有什么营养,就是为了一种刺激。和哺乳期有奶的女人交配,女人的奶水简直就是春药,是兴奋剂。你把鸡巴插进女人的阴道,把精液射进她的体内,这并不能说你完全占有了她,只有和有奶可吃的女人交配,往她体内射精的同时,你也吃到了来自她体内的奶,这才是真正完全的占有了她。不然为什么\男人和女人交配时都要咬她的奶头,不管里面有没有奶水,也要空吸一阵,潜意识就是想从中吃出奶来。所以只要是女人的奶,不用说吃,想一想鸡巴就会硬起来。我咂咂有声地吸吮着瘸女人的奶,咕嘟咕嘟地吞咽着,不时地用力往喉咙深处吞咽她的奶头,还用牙啃咬。她一手揽着孩子,一手想推开我的脑袋,央求我说:“大兄弟,大兄弟,你别……让人看见多不好。行了,这东西有啥吃头,吃两口得啦。”我那肯放过她,孩子已经吃完奶了,我吃了这一只,又抓过孩子吃过的那只,咬在嘴里,拼命吸吮。吃了一阵,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,我说:“大姐,救人救到底吧,快给兄弟出出火。” 说着就扒她的衣服。她央求我说:“大兄弟,你饶了我吧,奶也让你吃了,你还想干啥?”我说:“干啥你应该明白。快,站起来。”她说:“不行,我还抱着孩子呢,孩子咋办?”我想了想,有办法了。我让她抱着孩子,肚子贴着一根树干站好,我从后边解开她的裤带,扒下裤子,露出了黑瘦的屁股。但此时这屁股对我来说十分美妙。我又扒下了自己的裤子,将硬棒棒的阴茎在她的屁股沟里寻找了一阵,终于找到了阴唇,一下子插了进去,同时搂住她的腰,手抓着她的两只大棒子奶子,一出一入地干了起来。女人吭叽着,扭着屁股,像是很痛苦,但是干着干着,我觉得她开始有意配合我了。我干得更加起劲。听着我的鸡巴在她阴道里一出一入发出的“卟济卟济”声,我实在忍不住了,用力插了几下,大叫了一声:“大姐你挺住,我要射了!”猛地往前一拱,就觉得脑门嗡地一声,一大股精液咕嘟一下射了出去,接下来是一小股跟着一小股,我毫不知耻地呻吟出声,哎呀哎呀地叫着,直到精液射光,还有一股邪劲鼓动着我继续抽插了一阵,才疲软地拔出鸡巴,瘫坐在地上。女人勉强抱着孩子,一手提上裤子,也瘫坐在地上,搂着孩子扭过身去轻声哭泣。我于心不忍,凑过去搂住她的脖子说:“大姐,真对不起,我这有十块钱,你收下吧。歇一会儿我送你回娘家。”她摇摇头,继续哭。我心里发虚,假意叹了口气,扔下十块钱,推下车子往外走,一上了路,我骑上车子飞驰而去。\r
我还干了回诱奸的事。
江对岸生产大队书记的儿子结婚,我去吃喜酒。回来时天要黑了,要过江的时候,在江堤上碰见了一枝花。一枝花是这一带有名的傻女人,四十多岁,脏兮兮的,但是只要男人招招手,给串冰果,她就可以让你干一把。我刚上了江堤,就见一枝花在堤顶上背着我坐着,我走到她身边,见她敞着衣襟,低着头,两手托起自己的一只又长又软的大奶头,在嘴里咂咂有声地吸吮。她看见我,一点也不知羞耻,冲我笑笑,端着奶子问我:“你想吃吗?”我咽了口唾沫,看看天快黑了,四周无人,不禁淫心顿起。我掏出五块钱冲她晃了晃,然后就往前走。她果然跟了过来。到了一处背人的地方,我下了堤坡,她也跟下来。在堤坡上,我把钱给了她,然后一把将她抱倒,撕衣掳带,很快扒光了她的衣服,接着扒下我自己的衣服,一下子将她按倒,趴到她身上,先是一口咬住她的奶子,然后用手握着硬棒棒的鸡巴寻找她的阴唇。咕济一下插进她的逼里,一面用力操她,一面咬吮她的奶子。一枝花的奶子又细又软,但很长,没有奶,但毕竟是女人的奶子,我拼命吸吮着,用力操着,很快就忍不住射精了。从她身上下来我才感到嘴里咸渍渍的,还有渣滓。我噗噗吐了两口也没吐净。我掀开她的衣襟仔细查看,这才发现她身上满是汗泥,奶子上也结满了汗垢。我恶心得不行,起来就走。一枝花嘻嘻傻笑,说:“还操不?再操一把。”说着跟上来。我想甩开她,但她紧跟不舍,一个劲动员我再操她一把。我来气了,回身把她放倒,在她身上又掐又拧,她嘻嘻笑着,躲闪着。我突然来劲了,扯开她的衣服,再次趴在她肚子上,将又硬起来的鸡巴插进她的阴道,又咬住她的奶子,一面干,一面狠咬她的奶子,这回不是吸吮,就是咬。一枝花扭着身子,直叫痛,我也不管,把身子高高抬起,狠狠拍下,鸡巴根子拍打着她的阴门,发出“啪唧啪唧”的响声。因为刚刚射了一回精,这一回我凭着一股邪劲,直干了一个钟头左右,才再次射出精来。最后我不行了,一枝花也被我干瘫了,躺在那儿呼呼直喘。我看看她的奶子,这才发现她的一只奶头被我咬破了,正渗着血丝。为了不惹麻烦,我趁她还没缓过劲来,爬起来就跑,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。
和女人两次不正常的交配,使我感到更多的是失落。后来我干起了母猪。刚开始时我不敢干母猪,我怕母猪会因此怀孕,生出个小人来,那我就彻底玩完了。有一次,一头母猪得了病,怕传染给其它的猪,只好杀掉。刮完了毛,母猪的尸体白白净净,两排大奶子一个个支棱着,阴唇白里透红。这时是夜里,猪场就我一个人,我忍不住抠摸起母猪的阴道。抠着抠着来劲儿了,我脱了裤子,把硬棒棒的阴茎往母猪的阴道里塞。死母猪的阴道又干又涩。我弄了些豆油抹进去,再把阴茎往里塞,“咕唧”一声插了进去。天哪,太舒服了,像女人的阴道一样又滑又紧。我索性脱了上衣,全身赤裸着,一下子扑到死母猪肚子上,一口咬住它的一只大奶头,下边“咕唧咕唧”干了起来。一面干,一面轮番咬它的各个奶头,用力吸吮,还用牙齿撕扯。干了一会儿,精门一松,精液“咕嘟咕嘟”地射进了死母猪的子宫。我快活得要死要活,使劲咬住它最大的一只奶头,最后一滴精液射出的一刹那,我牙齿用力一咬,深深切进了死母猪的乳肉,再用力一扯,那只奶头竟然被我给咬了下来。我休息了一会儿,应该给它开膛了,不然肉就要坏了。开膛的时候,我用刀沿着阴道找到了它的子宫,切开子宫,发现我射进的精液像一摊大鼻涕摊在里面。我把它的肉煮熟腌制了起来。那根阴道我泡在了酒里,后来我曾多次捞出那阴道用水洗去酒液,抹上豆油,套在硬棒棒的鸡巴上进行手淫。
但我多想操那些活母猪,在没人的时候我掏出老二,试着往母猪的阴门里塞一下。牲畜这东西却不像人,人是有脸没有够,什么时候都想干,牲畜却是没脸有个够,不到发情期就不想干。所以我把老二刚塞进它的阴门一点它就跑开了,已经硬得不行的老二落了空,只好用手把精液撸出来了事。有时看见公猪和发情的母猪交配,我就馋得不行,恨不得自己变成公猪,把鸡巴插进母猪逼里,让憋死人的精液痛痛快快地射进母猪的阴道里去。\r
公猪也有像我一样痛苦的。有一头老公猪体重足有七八百斤,走路都很费劲,想操母猪就得爬到母猪背上去,但它腿都抬不起来,一尺多长的阴茎从阴囊里探出来,没着没落,一翘一翘地拍打着自己的肚皮,憋得嗷嗷乱叫。正所谓同病相怜,我就帮助它手淫。刚开始它还躲我,后来就习惯了,我把手一按住它的阴囊,它就不动了,哼哼着,身子往前一拱一拱的,一尺多长的阴茎就探了出来。我握住那东西轻轻撸,撸着撸着,精液就噌噌地射出来。在所有动物里,猪的精液量是最大的,我的精液最多时也就两汤匙,而这公猪的精液足有半碗,难怪其他动物一次只能生一胎或两胎,猪一次就能生十多胎。看着老公猪一次射那么多精液,我就想如果我一次也射这么\多该多舒服,多好受啊!
老公猪被我解决了问题,却没人替我解决问题,我只好试着调戏母猪了。发情的母猪不但愿意让公猪操它,也愿意让我操它,我把身子贴在它们屁股后面,它们立刻就不动了,专等着我操它们。有一头母猪毛色雪白,看上去非常干净,我叫它小白,正赶上它发情,一头公猪爬上去,痛痛快快干了一回。我看着受不了了,把公猪打开,掏出老二凑到小白的屁股后面,小白不但不跑,还主动扬起尾巴,把因为发情而变得红肿柔嫩的阴唇往我的阴茎上靠,我一咬牙把阴茎插了进去,哎呀,真舒服啊,小白的阴道里热呼呼滑溜溜的,还一动一动的吸吮着我的阴茎。我怕把精液射进去,小心抽动了几下,小白却来劲了,屁股一耸一耸地配合我,我的精门一松,就有一股精液咕嘟一下射了进去。我急忙拔出阴茎,心里砰砰狂跳,心想这下完了,射进去了,小白非怀孕生出个小人来不可了。我出了一身冷汗,老二也吓软了。后来我想,它要真怀了孕生出个小人来,这里没有外人,我把它掐死埋掉不就完了。这样一想,我又来劲了,反正已经射进去一些了,干脆我就射个够吧。这回我索性褪下裤子,半蹲在小白屁股后面,将老二一下子插进它红嫩肥软的阴道,放心大胆痛痛快快地干了起来。不一会儿就痛痛快快地把靖液射进了小白的子宫。干一回也是干,两回也是干,干脆我就干个够吧。这一天,我连干了小白两回。晚上吃饭时我喝了一碗酒,酒助色胆,我又来劲了,把小白赶进我住的屋子里,脱光了衣服,我干脆像公猪那样趴到小白后背上,大张旗鼓地干起来。小白大概也感到很舒服,一面哼哼着,一面把屁股往后一耸一耸的配合我的动作。因为白天已经射过两回精,剩下就是一股邪劲了,所以这一次我干了好长时间,小白都被我压得站不住了,我越干越起劲,直干得通身大汗,终于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,我大叫一声: “天哪,它可来了!”鸡巴根子使劲往小白的阴唇上一拍,一股邪劲催着所剩不多的精液呜地一下射进了小白的肚子里去。我累坏了,这一夜我终于睡了个好觉。
从那以后,我就盯住了小白,反正也把它干了,干脆我就干到底。这样,我每天都要干它一回。本来母猪的发情期只有一周左右时间,过了发情期就不让干了。但是小白可能是被我干舒服了,尝到了与猪不同的滋味,我干了它两个多月它仍然愿意让我干。我想可能是这样一个原因:人的阴茎虽然没有公猪的长,但比公猪的粗,而且人比猪会玩。我每次干小白都使用了很多花样,我干它几下就要拔出阴茎在它阴唇边上磨擦一阵。公猪干母猪上去就是那么几下,射了精完事。而我干它是一会儿轻一会儿重,一有要射的感觉就停下来歇一会,尽量延长和它交配的时间。我还用手指抠挖它的阴道,先是一根手指,然后是两根,三根。有时我喝多了酒,借着酒劲,我甚至用嘴去亲小白的阴唇,把舌头探进它的阴道,用嘴叼住它的阴唇往后扯,或含住阴唇用力吸吮;操它的时候,看看就要射精了,我就加快速度,鸡巴根子拼命拍打着它的阴唇,射精的过程中更是死命抽插阴茎,不像公猪,射精的时候就一动不动,任凭精液自己往里射。我是越射精使的劲越大。小白舒服得直哼哼,公猪怎么\可能让它享受到这样的滋味呢?所以直到怀了孕,肚子大了,小白仍然愿意让我干它,甚至主动上门,把屁股往我的身上靠。
小白终于要生产了,两排鼓蓬蓬的大奶头快要拖拉到地上了。我一面担心它生出个小人儿来,一面却淫心不死,经常把它挠趴下,捏弄它的那些奶子,稍一用力,就有奶汁喷射出来。因为是猪奶,我没想到要吃它。小白生产是在夜里,我拿着马灯在猪圈里守候着。小白的阴门一开,咕噜出来一头小猪崽,又咕噜出一头小猪崽……一连咕噜出十头小猪崽。我心跳加速了,等着它最后生出个小人儿来。但是等了好半天也没有。小白休息了一会儿,开始给小猪喂奶了,我这才放下心来:看来我射进它体内的精液并没有产生作用。我突然意识到,人的精液和其他雌性动物的卵子交合后不可能生成后代。这么一想,我如释重负,立刻跑进旁边的猪舍,那里有一头刚刚发情的母猪,我摸着黑儿逮住它,将硬起来的鸡巴一下插进它的阴道。它像发情时的小白一样,并不拒绝我,反而将屁股向后一拱一拱地配合我。不一会儿我就把精液射进了它的体内。回到宿舍,我喝了一碗酒,酒助淫性,我又跑到另一个猪舍,那也有一头发情的母猪。我同样把它操了一顿。此后,凡是发情的母猪,我都要和它交配,整个猪场六十多头母猪,全成了我的后宫嫔妃。有一头小花母猪,我甚至不许公猪接近它,我每天给它好吃的,好喝的,夜里就留它在宿舍里,随时和它性交。这样一连干了一个多月,由于每天和母猪交配,累得我头昏眼花,精疲力竭,竟至神经衰弱了。我休息了一些日子,直到体力恢复,我又想起了亲爱的小白。小白的十个孩子已经有九个断了奶,只有一只瘦弱的小猪崽还在吃奶,所以小白的两排奶头都瘪了下去,唯独那一只越发肥大,而且白白嫩嫩,像哺乳期女人的乳房一样,只是奶头比女人的长。我几次想和小白重温旧梦,但它却不理我了,我一到它跟前,它便警惕地躲开。这天晚上,我喝完了酒,借着酒劲,我用酒泡了两只大饼子,让小白吃了,小白很快醉倒在地。我轰开那只还在吃奶的小猪崽,用清水擦洗了小白和乳房和阴部。然后我脱光了衣服,赤身裸体地趴到小白肚子上,玩弄起它来。我捏它的大奶子,抠它的阴道,它感觉到了,却不能动,只是哼哼。我的鸡巴硬得不行了,抓住鸡巴在它阴唇上磨了一会儿,猛地插进它阴道。随后我趴在它的身上,一口咬住它那只肥大的奶子,一股猪奶立刻射进我的口腔。我吐了出来。下边的鸡巴则在它的阴道里大出大入。我的嘴仍然舍不得它的奶头,闭上眼,我想像这就是女人的奶头,这就是野葫芦的奶头。这样一想,我就用力吸吮起来,奶水咕咕涌进我的口腔,我毫不迟疑的吞咽下去。我越吃越来劲儿,越干越起劲儿,“吭\噌吭\噌”干了足有两千多下,脑袋一晕,精液呜地一下射了进去,我又抽插了半天,直到体内的邪劲泄光,才软瘫在小白身上。\r
以上就是我受到野葫芦的诬陷后的遭遇。长时间与母猪发生性关系,我似乎也变成了猪,一头公猪。我多么想过人的性生活,多么\想把硬棒棒的鸡巴插进女人的阴道,叼着女人的奶头,把精液射进女人的体内。但野葫芦剥夺了我这份权力。今天她却落在了我的手里,虽然她已经成了死人,我也不能就这么放过她,她下了地狱我也要向她复仇。我把野葫芦的尸体拽上堤坡,仰翻在地。洪水的激流把她的衣服打得了碎布条,我把那些布条扯下来,野葫芦便一丝不挂地呈现在我的面前。因为天黑,我看不清她什么\模样,只觉得是一堆白肉。仇恨和淫欲使我丧失了恐惧感,我用手电照了一下她的下体,天哪,我还是第一次这样清楚地看一个女人的阴部。只见两条雪白肥嫩的大腿根间,她的阴阜像一只白面馒头那样高高隆起,肥嫩嫩的,上面只有稀疏的几根黄毛。不愧是俄罗斯人的后代,连性器也有洋味。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,我脱掉了短裤,心里说:“老子要开一把洋荤了,即使你是具女尸。”我趴到野葫芦赤裸的肉体上,将硬棒棒的阴茎在她阴唇上蹭了蹭,一下子插了进去。大概因为野葫芦淹死的时间不长,她的阴道里仍然热呼呼,滑溜溜的,太舒服了!肥厚的阴阜,嫩软的阴唇,使我的鸡巴根子贴上去时说不来的好受。我吭\噌吭\噌干起来,同时一口咬住她的一只肥大无比的奶子,又啃又咬又叼住乳头拼命吸嘬。一只手抓住她另一只大奶子用力揪扯。江岔子里的洪水拍打着提岸,啪唧啪唧地响,而我的鸡巴根拍打着野葫芦的肥逼也啪唧啪唧地响,风声水声淹没了所有的声音,我干得兴起,喊叫出声:“野葫芦,我可逮着你了,我可操着你的大肥逼了,我可强奸着你了,我可咬着你的大肥奶子了!野葫芦,我操死你,你不死我也要操死你,你就是死了,我也要把我的精射进你的死逼里去!……天哪,太好受了!我要射精了,我要往你的死逼里射精了!天哪,我射了……”被精液憋得紧绷绷的小腹一松,一股精液咕嘟一下射进了野葫芦的阴道,接着一股又一股。与此同时,我的牙齿狠狠咬住她的大奶头,直到射完精我仍咬着她的奶头不愿松开。我瘫软在她丰满的肉体上,一时不舍不得起来。鸡巴仍然在她阴道里勃动着,我又叼住她的奶头吸吮,突然觉得有一种甜丝丝的液体涌进口腔。我这才想起,野葫芦的孩子已经三岁,她还有奶,大概是和她有肉体关系的男人们一直在操她的同时吃她的奶的缘故。野葫芦的奶子实在是太大了,我用两只手抓一只奶子都抓不过来。如果她的体重一百二十斤,她的两只大奶子就得有三十斤。我用两只手抓住她一只奶子的乳根,那大奶子便像一只灌满了水的大白葫芦挺立起来。我发疯般地啃咬着,吸嘬着里面的奶水。心想,反正她已经死了,等一会儿我要用刀把她的两只大奶子都齐根儿切下来。我还要把她肥嫩的阴阜、阴唇连同阴道和子宫用刀镟下来,拿回去用酒泡起来。什么\时候来了邪劲,捞出来,把阴道套在鸡巴上,嘴咬着她的大奶子进行奸淫。玩够了,我要把她的大奶子煮熟用盐腌起来,切成片儿用来下酒。至于她的阴阜、阴唇和阴道,用来泡药酒――
我有一小缸药酒,里面泡的是公猪的睾丸、猪鞭和精液,还有母猪的阴唇、阴道、奶水和还有几只母猪正在哺乳时切下来的大奶子。我喝这样的药酒,总是浑身是劲,特别是总有一股邪劲,每天射两次精都不觉得疲倦。如果加上野葫芦的性器和奶子,药酒的劲头一定会更大。这样想着,我的插在野葫芦逼里的鸡巴又硬了起来。我就再次咬住她的奶头,再次狠狠地操起她的尸体来。操着操着,突然,野葫芦哼了一声,嘴里呜地一下喷出一股水来,身子也动了动。我以为她要乍尸,鸡巴立刻软了,急忙拔出来跳到一边。就见野葫芦身子又拘挛起来,一抽一抽的,嘴里冒出一股又一股的浊水。我突然明白了,她并没有死,只是被水呛昏了过去。被我刚才一番压迫和揉搓,就像人工呼吸一样,使她缓了过来。我站在一边等了一会儿,野葫芦身子侧过去,弯在那儿呻吟起来。我知道她活过来了,有那么一瞬间,我真想把她重新扔到江里去。但我毕竟心软,我走过去,把她抱起来,扛到肩上,扛回了宿舍。\r
我把野葫芦放到土炕上,用被盖上。野葫芦苏醒过来,呻吟了一会儿,挣扎着想起来。我按住了她,我说:“别动,好好躺着。”她说话了,“我在哪儿?我还活着吗?”我说:“放心,你没死,你还活着。”她说:“是你救了我?你是谁?”我说:“别问了,你先休息休息再说。”说完我就出去了,在外屋一堆干草上铺了件破大衣躺下来。刚才奸污野葫芦实在把我累得够呛。很快我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。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有人碰醒了我。睁眼一看是野葫芦,她坐在我身边,哀怨地看着我。我也坐起来,心里有点虚,不敢正眼看她。过了一会儿,野葫芦叹了口气,说,“你刚才把我怎么的了?”我无言以对。野葫芦又叹了口气说:“你杀了我吧。”我说“我杀你干嘛?”她说:“这还用说嘛。”又沉默了一会儿,我站起身说:“你觉得怎么\样,饿不饿,我给你做点东西吃?”野葫芦不作声,侧着身子躺下去,看得出她十分虚弱。我点亮马灯,在灶里引着了火,用剩饭加上一些咸肉做了一盆肉粥,端到屋子里去。回头我扶起野葫芦,让她进屋去吃饭。我又回到外屋地上躺下来。我想她一定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吃东西,我就躲了出去。
我实在是太疲倦了,不知不觉又睡着了。醒来天已经亮了,野葫芦不见了,但盆里的粥让她吃光了。我跑到外面寻找,只见野葫芦披着我的衣服正在水边徘徊。我跑过去,问她要干什么,是不是想过河回家。我告诉她死了这份心吧,洪水不退,没有人敢驾船过来,咱们谁也别想离开这个岛,而要等洪水退去,起码要一个月的时间。她听到这儿,一屁股坐在地上,捂上脸哭起来。我坐到她身边,劝她别哭了,哭也没用,我这里有吃的有喝的,有酒有肉,过几天与世隔绝的神仙样的日子也不错。她哭着说你杀了我吧!我说我为什么\要杀你呢?你放心,我一根指头都不会碰你。她说可你强奸了我。我说我不过是补回了你诬告我的事实,况且我已经受到了惩罚。她不作声了。我又问她是怎么掉进水里被冲到这儿来的?她长叹一声,慢慢地说出了原委。\r
原来野葫芦有个姨娘住在这条江的上游,前几天趁着休假她来看望姨娘,不想突然暴发洪水,昨天夜里江水暴涨,冲毁了江堤,她姨娘住的村子尽付汪洋。她是在梦中被卷入洪流的。“报应啊,真是报应啊!”说着她又哭起来,一面哭一面说道:“我真是作孽了,老天爷把我送到你这儿,我是罪有应得呀!”我忍不住把一只手放到她的肩膀上,想安慰她一下,她却就势伏倒进我的怀里,拍打着我的大腿痛哭不止。我不由自主地抚慰着她,捏她的耳唇儿,拍她的脸蛋儿,甚至扳起她的脸,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。她反过来一把抱紧我的腰身,将我扳倒在地上,我们就躺着拥抱在一起。她流着泪说:“既然我是罪有应得,你愿意把我怎样就怎样吧,就算我向你赎罪了。”说着扯开衣襟,露出了白嫩的胸脯,两只软颤颤又肥又大又白又嫩的乳房就供在了我眼前。我受不了啦,真想一下子趴到她肚子上,一口咬住那肥嫩的奶子,将已经硬起来的鸡巴咕唧一下插进她的肥逼里。但我忍住了。我把她的衣襟掖好,扶她坐起来,说:“不要这样,你受了惊吓,应该好好休息休息,我不能趁人之危。”她搂住我又哭起来,说:“你真是好人,好人哪,我真不该那样对你呀!”我说:“过去的事了,不说了。走,回去吧。我给你做点好吃的,吃饱了睡一大觉。养足了精神再说别的。”
回到住处我炖了一锅鱼汤,野葫芦喝了鱼汤便躺下睡着了。我喂好了猪,开始筹备午饭。我杀了一只自己养的小鸡儿,用文火炖上。又切了一盘咸肉,还用灶坑里的火烤了两条盐渍过的白鲢鱼。一切准备停当我也累了,就倒在外间屋的柴堆里也睡了过去。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,野葫芦早醒了,坐在门坎上,脸朝外想着心思。见我醒来,她微微笑了一下,埋怨道:“怎么才醒,我都饿死了!”我说东西已经做好了,饿了你就吃嘛。她说主人不发话,谁好意思吃。我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,咱们这就开饭。
摆好了菜,我倒了一碗酒,问她:“你喝吗?”她说喝,我给她也倒了一碗。她端起酒碗往我的碗上碰了一下,说:“谢谢你!”一口喝下了小半碗,呛得咳嗽起来。我说别着急,先吃菜,多吃点菜再喝。她显然是恢复过来了,也饿了,扯过半只鸡,手撕牙啃地大吃起来。
野葫芦很快把那半只鸡吃完了,又喝下一大碗鸡汤,打了个饱嗝,端起酒碗看着我说,“来,感谢你救了我,我敬你一杯。”我们撞了一下酒碗,我刚要喝,野葫芦突然抢过我的酒碗,斜着眼看着我笑。我说你笑啥?她不说话,有点羞涩地半转过身去,撩开衣襟,捧起一只大奶子对准我的酒碗,用手一挤,奶水便哧哧有声地射进了我的酒碗。她这样挤了一会儿,本来半碗酒,很快变成了浓白的一碗。她把酒碗递给我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继续啃一只鸡腿。我心内大喜,说声谢谢,将那碗奶酒一饮而尽。人奶勾兑的酒立刻激起了我的性欲,我起来坐到她的身边,一把抱住她。她并不反对,反而主动将头拱进我的怀里。我紧紧搂住她,在她身上用力揉搓起来。后来我索性解开她的衣服,一口咬住她的一只大肥奶子,用力吸吮起来。虽然刚刚挤过奶,但野葫芦的奶水还是很足,我大口大口地吞咽着,下边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。野葫芦也来劲儿了,吭吭\\喘着,呻吟着,闭着眼回手解我的衣服。我们都脱光了,野葫芦抓住我的阴茎一下子含进嘴里,像我吃她奶那样,用力吸吮我的鸡巴。我顺势把她放倒,掰开她的肥白的大腿,一口嘬住了她的肥嫩的阴阜,将舌头插进她的阴唇,舔她的阴蒂。野葫芦很快来情绪了,嗷嗷地叫唤起来,就有一股又一股的淫水像我射精一样射了出来,我毫不迟疑地将那些淫水吸进了嘴里。与此同时,我的鸡巴也硬得不行了,被野葫芦吸得要射精。我说不行了,快起来,让我操你。野葫芦却不放开我,继续吸着我的鸡巴,我挺不住了,啊地大叫一声,精液咕嘟一下射进了她的嘴里。野葫芦一点不剩地全吸进肚子里去了。最后,我们俩全都射空了身子,一摊泥似地倒在了地上。
我突然对野葫芦充满爱意,真心真意地搂紧她,闭着眼亲吻着她的眉眼、鼻子和嘴唇,喃喃说着“宝贝儿,宝贝儿,我爱你,我爱你,你可想死我了,我终于得到你了,你知道吗,你可要了我的命了,能得到你一回,我死了也值了!

QUOTE:
朋友,欢迎您来到小说区!请遵守版规,积极回复!论坛的繁荣离不开大家的支持与努力!违反版规,恶意灌水必罚不赦!认真回复加分奖励!
              by--------成人兜兜    
】【打印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下乡锻炼使我成了男人 [下一篇]别州刽子手系列之--刘..

相关栏目

热门文章
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