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首頁 | 線上影片 | 影片下載 | 唯美貼圖 | 情色文學 | 打飛機專用聊天室 | 打飛機專用情趣玩具 | 站內搜索

TOP

极品亲上加亲
[ 录入者:admin | 时间:2009-02-24 02:34:31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57575次 ]
列车在奔驰,窗外的景色很美,高高大大的杨树一棵一棵地向后飞速地掠过。我的心绪也在不停的飞。二十多年了,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儿子们在我心中留下的那份欲死欲仙的感觉。想到再过一个多小时,就可以见到儿子们,我的心开始砰砰地跳,胯下居然开始变得湿了,阴道深处仿佛有千百只小虫子在爬。

我看了看四周,旅客们好象都在注意我,很奇怪这个衣着时髦,挺着丰满高耸的胸脯的六十多岁的老女人,怎么会突然间满脸通红,呼吸急促起来。我知道这一定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,其实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我,但我自己却无法再控制自己。

在我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和我小儿子差不多的三十多岁的年青人,跟儿子比,他的身材显得更健壮些。我突然想,不知道他的鸡巴是不是也很健壮。那一瞬间,我仿佛看见了儿子笑嘻嘻地光着屁股站在我的面前,胯下那神气活现的、我赐予他的粗大阴茎正在一跳一跳地向我示威。我差一点儿就要叫出声来,裤衩更加湿了。

我站了起来,从车窗旁的挂钩上摘下皮包,急急地向车厢尽头走去。厕所是反锁着的,里面有人。我站在那里等着,我觉得时间过得实在太慢了。终于厕所的门打开了,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从里面走出来,我几乎是冲进去的,根本不顾及旁边的人怎么看我,也许他们认为我一定是尿急得憋不住了。在里面锁好门,我长长出了一口气,急急忙忙地打开皮包,从皮包的最底下翻出了一个黑色的粗大的人工阴茎,这是大儿子在我五十五岁生日时送给我的礼物,我无时无刻不把它放在身边。


这样想着,只是一瞬间的事,我的里越来越骚了,我用手揉着阴蒂头儿,另一只手握着假鸡巴把它塞进了我的阴道里。我的后背紧紧地靠在厕所壁上,并尽力向下蹲,两腿大开,整个阴部向前挺出。手中的假鸡巴抽插得越来越快,我真想大声地叫出来,可是不敢,只是低低地呻吟着,好在列车的声音很大,估计外面是听不到的。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在奔驰的列车上,躲在厕所里自淫,外面就是拥挤的旅客,真是很淫糜呀!一想到这一点,我更加兴奋了。我换了一个姿势,将身子向前弯出,一只手继续抽插着假鸡巴,一只手扶按在便池上方的扶手上,我的骚越来越痒了,两只腿已有些支撑不住,不知不觉地我就跪在了混合着尿水泥土的地面上,屁股用力地向上撅着,手从小腹下伸到阴部,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,脸越俯越低,口鼻几乎就贴在了便池里的那堆粪便上,滚滚的车轮声掩护了我的呻吟声,我只觉得腔里的搔痒简直就令我无法呼吸,又抽插了几十下我的腔里猛地喷出了热热的阴精,高潮终于来了,我大张着嘴奋力地呼出了一口气,与此同时,我的骚水顺着手中的假鸡巴流到了地上。我终于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这时,外面有人在拧门把手,停了一下,又敲了起来。我不理他,依旧保持这个姿势不动,然后慢慢地把假鸡巴拔了出来,“扑”的一声,一股淫水混着粘粘的白带从阴道里喷出来,在地上形成了一大滩。然后,我用力地收缩小腹,挤了好几下才把憋在膀胱里的尿撒出来,我用手接了一把尿放进嘴里尝了尝,颜色很黄,尿骚气很大,我知道这几天有些上火,可能是急于想见到儿子的缘故吧?

门外又敲上了,我拿起脱下来的三角裤,用裆部的软布擦拭着骚,然后用它把假鸡巴包起来,放在皮包里,心想把这个送给儿子吧。我放下裙子,看了看地上的尿水和淫水,心想不知一会进来的是什么样的人,看到地上的样子,他可能做梦都想不到刚刚出去的老太婆在这里淫荡的手淫。

我平静了一下,拧开门把手,拉开门出去。哇,原来外面已经有好几个人在等着了,我根本不理他们的眼光,径直走回了座位。



列车缓缓地进站了,我拎着一个小旅行袋,随着人流走出了车厢。小儿子说是要来接我的。

我就站在月台上四处张望着。上次见到儿子们还是两个月前的事,那一次是他们带着孙子们回家来。这一次小儿子说他前几天刚刚办完离婚手续,我担心儿子想不开,心情不好,影响了身体,就急着赶来看儿子。怎么还不见儿子的面?我有些着急起来。

一双温热的大手突然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双眼,不用猜,我太熟悉这双手了,尤其是从这双手的主人身上传过来的气息,每一次都让我呼吸急促,脸红燥热。

“强儿!”

“妈!”身后的人笑着叫道。

“坏蛋!吓了妈妈一跳!”

“咦?你不是好好站着吗?没有跳起来呀?”

一个身材适中,面目英俊的三十多岁的年青人笑嘻嘻地站在我的面前。这就是我的小儿子,在我心中永不能替代的儿子――张强。

“妈妈,来,我帮你拿。”

儿子接过我手中的旅行袋,伸手自然地搂住我的肩膀,一同向出站口走去。儿子的体温传到我的身上,我心中立时充满了一种幸福感。

儿子搂着我,侧着脸看着我。

“妈妈,我真的好想你。”

“强儿,妈妈也想你。呆会儿妈妈告诉你,我刚才在车上是怎么想你的。”

儿子突然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:“是用妈妈的骚想我吗?”

我点点头,也轻声说:“儿子的鸡巴想妈妈吗?”

“想,都想死我了。”

我们一边说着,就走出了出站口,向儿子的汽车走去。

“强儿,健儿什么时候过你那儿?”

“大哥说他有笔生意,正在谈,大概下午四点多钟就能过来。”

一上车,儿子突然就抱住了我,火热的双唇就压在了我的嘴上,他的一只大手麻利地伸进我的上衣里抓住了我的大奶子。我也回应着他,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地拍着,就象他小时候我拍他睡觉一样。

“妈妈,妈妈!”他不停地叫着。

我解开上衣,一双大奶子从里面跳了出来,说实话,我虽然已经是六十三岁了,但奶子仍然雪白肥大,尽管弹性不如年青人,而且已经开始下坠,但是奶头并不象有的老年人那样又大又黑,乳晕也大,我的奶头园园的,外型很漂亮,并且非常敏感,儿子的手也好,嘴也好,只要一碰上,马上就有反应。

强儿的手放弃了奶子,伸到了我的裙子里,往上一摸,就摸到了我的骚上。我刚才在火车上就没有完全擦干净,再加上儿子这一阵亲吻抚摸,早已经又湿透了。终于忍不住趴在儿子的大腿上掏出他的鸡巴啜了起来。

儿子一边开车,一边用手摸着我的。到儿子家的时候,他已经在我嘴里射了两次。

强儿的家是在一个环境很优美的花园小区里,是那种有二十几层的高楼区。在电梯里,我偎在儿子的怀里,手在儿子的裤裆摸着。

“妈,别摸了,再摸我就忍不住在电梯里你了。”

“那你就吧!妈妈随时都准备让你!自从你和你哥哥把我了以后,妈妈的就永远是你们哥俩的。”

电梯到了,我跟在儿子的身后走进了儿子的家门。才一进门,就听见客厅里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息声,我一听就知道是有人在。果然,转过玄关就看见宽大的客厅中央的大沙发上,一对年约十七、八岁的少男少女正在起劲儿地干着。那个女孩子肤色不是很白,但却很丰满,一个硕大的浑圆的大屁股小山似的高高地撅着,那个男孩儿身材匀称,结实的屁股正在起劲儿地前后抽动着,很清楚地看见他的那条粗大的鸡巴在女孩子的阴道里出出进进。

“啊………啊,阿雄啊……你死我了,大鸡巴好硬呀!我要大鸡巴死劲我…………我呀!啊…………我的骚…………要被你烂了…………啊!”

“你妈…………我让你骚!我死你…………啊,你妈的大、骚、臭。我你妈…………你妈的大骚!”

“啊…………吧,你想我妈…………就让你,我妈…………是个大骚,我…………是个小骚,我和我妈的…………都是你的,都让你,啊…………你吧,啊…………阿雄,是你爸爸回来了。啊…………伯父…………你儿子死我了。”

我刚刚平静下来一点的心,看到这一幕就又激荡起来。这个男孩儿就是强儿的儿子,也就是我的孙子阿雄。那女孩子我却没有见过。

阿雄叫了一声爸爸,一转头就看见了我,高兴地叫道:“奶奶!”

“啊,我的宝贝大孙子。”

看来那个女孩子早就了解强儿家的情况,看见我和儿子进来一点也不慌张,反而更加卖力地向后耸动着屁股。

儿子拍拍我的屁股,说到房间里给大哥打个电话。

我走到孙子的旁边,阿雄伸手搂住我,给了我一个吻。我看见他一脸的汗水,心疼地说:“乖,轻一点,别累坏了。”说着拿起茶几上的毛巾,替他擦拭了一下。

“阿雄,这就是你…………常跟我提起的…………你的奶奶吧?”

“对………怎么样小骚?我奶奶六十多了,还是………非常性感吧?告诉你,我奶奶起来比你还过瘾呢。”

我转到小女孩的前面,弯腰用手抬起她的下巴,一张十分清秀的小脸儿呈现在我的面前。

“唔,不错,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值得我孙子,你很幸运,小姑娘。”

“谢谢奶奶!啊…………死我了!啊…………奶奶,你看上去确实不象六十多岁的样子,好年轻,好…………性感喔!”

“小嘴儿倒是真甜。来,既然你这么说,就来舔舔奶奶的吧。”

我撩起裙子,一条腿支在茶几上,整个骚正好对准她的脸。我的从在火车上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时间干,始终是湿湿的。一看见孙子更是骚的难受。

小姑娘果然高兴地伸出舌头舔了起来,我把拚命地一收一放,把里面的骚水挤出来流进了小姑娘的嘴里。

“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啊对不起,奶奶,我忘了介绍了。这位是我的同学小静。”

孙子“波”的一声把鸡巴从她的里拔出来,我乘机伸手过去抓住了孙子的大鸡巴,撸了起来。

“是小静啊。你刚才说让我孙子你的妈妈,你妈妈真的可以让他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呀!阿雄其实已经了我妈妈好几回了,我妈妈一想起来就痒,总是让我有机会领他再到我家里去她呢。”

“太好了,那天让你妈妈来做客,我会让他们父子俩一起她的。”

“唔,好…………好,啊…………奶奶,你的味好骚呀!”

“嗯,你舔得不错。在家里经常舔你妈妈的骚吧?”

“嗯,我和妈妈总是互相舔。”

这时候早换成她躺在沙发上,孙子站在她两腿间她。我也跟着上了沙发,面对着孙子跨蹲在她的脸上。小静的舌头非常灵巧,不但舔我的,连我的屁眼儿也一块舔。我上面抱着孙子的脖子啧啧地亲着他。

大概又了几百下,阿雄突然加快了速度,我知道他要射了,小静在下面也配合他拚命地向上耸动,我急忙从小静的身上下来。跪在孙子的脚下。

“乖孙子,别射在她的骚里,射在奶奶的嘴里。给奶奶吃。”

我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孙子浓稠的精液,倒底是年轻人,跟他爸爸比,又多又浓。小静也过来分了几口。

这时,儿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“妈,一会儿我大哥就过来啦。”

我点点头,尤自品味着孙子的精液。

小静站起来穿衣服。我儿子过来,伸手在小静的乳房上摸了摸,道:“小静,你就在这儿多呆一会儿吧?”

“不了,谢谢张伯父,奶奶今天刚到,你们一家人团聚,改天我再来吧。对了,伯父,再来时伯父要好好我哟!奶奶再见!阿雄,我走了。”

“再见!”

儿子还没等小静走出门去,就猴急地掏出鸡巴塞进我的嘴里。

“妈,快点吃吃我的鸡巴,我要你!”

我吃了几下,然后吐出来,道:“别急,儿子!让妈妈脱了衣服,在车里妈妈就想让你了,脱了衣服,妈妈让你好好一次!”

我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,客厅的大镜子里映出我的身影,镜子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,双乳硕大下垂,大肚子的赘肉又肥又厚,胯下的阴毛很茂盛,不过已有了很多白毛,大腿的肉仍然很结实,转一转身,大屁股又白又大,就象一块大磨盘似的。我坐在沙发上,向后仰躺着,两手搂着双腿向两边分开,一个又肥又厚地大骚就展现在儿子和孙子的面前。

儿子微微下蹲,单手把着鸡巴,对准我的口“扑哧”一下就插了进来,我噢了一声,立刻觉得空荡荡的腔里被一根粗大的热乎乎的肉棍子撑满了。儿子片刻不停立刻快速地抽动起来。天啊,让儿子的感觉真是太过瘾了,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撸着鸡巴的大孙子。差不多两个多月了,儿子的鸡巴终于又回到了我的身体里。我尽可能地向两边分开大腿,以便儿子能更舒服地我。望着圆睁双眼,拚命地我的小儿子,我的内心和身体都有一种幸福的感觉。这个四十来岁中年人就是我的儿子,而这个儿子正在努力地着他的母亲,着这个把他生到这个世界来的母亲的。这也是一种意义上的回归吧。

我闭上眼睛享受着,体会着腔里抽动的感觉。突然,一根火热的肉棍子捅到我的嘴边,我睁开眼,原来是孙子阿雄的鸡巴在我的嘴唇上捅着。我张开嘴啜着,孙子的鸡巴比强儿的还要硬,不愧是年轻人,恢复得真快。我的里插着儿子的鸡巴,嘴里含着隔代人的鸡巴,啊,我真是幸福啊!

孙子了一会儿我的嘴,跟他爸爸说要一起我。儿子就坐在沙发上,让我骑在他的身上把鸡巴倒插进去,身子向前趴着,让孙子的鸡巴进我的屁眼里,这父子俩较着劲儿地着。我的里和屁眼里同时插着一根大鸡巴,我兴奋得大呼小叫。

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。

“儿子,去开门,一定是你大爷来了。”

孙子恋恋不舍不地把鸡巴从我的屁眼里拔出来。

就这样挺着鸡巴去开门,果然是我的大儿子张健来了,跟在他后面的是我的大儿媳妇素芳。健儿今年也已经四十五岁了,素芳比他小一岁四十四了。两口子一进来,看见侄子阿雄光着屁股,健儿就笑道:“怎么?你奶奶刚来就上了?”

“奶奶欠嘛!你好,大娘。”

“好,乖儿,大娘也欠啊,你怎么不说来大娘啊?”

“有我表哥在家你嘛!对了,大娘,我表哥怎么不来?”

”他呀,在家你表妹呢。”

三个人说着已经走了进来,我被小儿子得昏天黑地的,直到大儿子走到跟前,才睁开眼睛冲儿子笑笑。

“你好,妈妈,才下火车也不休息就让弟弟?”

“妈妈的痒,不怪你弟弟。健儿,你也快来妈妈吧?”

素芳也过来,伸手摸着我的奶子。

“妈,媳妇儿来看你了。”

“唔,好孩子,让你老公我。妈妈的真的好痒呀!”

“好,当然会让妈妈舒服的。老公,你就你妈吧。阿雄,让给你大爷,你过来大娘。”

健儿脱了衣服,一根绝不亚于弟弟的大鸡巴就跳了出来。

“来,大鸡巴儿子,妈的屁眼刚才让大鸡巴孙子已经滑溜了,你直接进来就行。啊,好大!儿子,怎么你的鸡巴好象比以前粗大了?先轻一点儿!”

素芳在一旁“扑哧”笑了出来。

“大娘,你笑什么?”

阿雄已经把大娘的衣服扒光了。她的身材尽管保养得不错,但还是已开始变型,奶子也已下垂,小腹下也有了两道肥厚的肉褶子,不过,她的阴毛不多,甚至可以说是没有,非常淡,这使得她的看上去显得很嫩,尽管小阴唇也开始发黑。

“啊,我是笑你奶奶刚才的话。你没听她让你大爷轻点儿吗?”

“听到了。怎么了?大娘。”

“跟你说,那一次你和你表哥英儿到我妈妈家,我妈去了。”



阿雄也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我在儿子们的夹击下,被得高潮不断,和屁眼儿里同时获得了巨大的快感。我一边配合着儿子们的动,一边望着孙子和儿媳妇,这种奇特的家庭关系令我兴奋不已。
】【打印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我终于得到了小姨子的.. [下一篇]山村乱伦 

相关栏目

热门文章

广告位